用于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

据悉,今年我省还将新招2600名农村贫困家庭初、高中文化程度青年接受“雨露计划”中专班培训,不仅免去学费,还将补贴生活费用。省扶贫办负责人还表示,今后将尝试在农村举办理财培训班和励志培训班,改变农民观念。

但是,村里的经济却一直发展不起来。与村民聊天时记者发现,直接原因是土地没有得到高效利用,间接原因是青年劳动力的流失。

据悉,今年我省将投入8636万元扶贫资金,用于贫困地区基础设施建设,改善基本生产生活条件,占总扶贫资金43%。至6月25日,已完成计划任务的68%,其中儋州、定安、澄迈、陵水、万宁等市县已完成85%。

环境改善带来的效果也明显。陈宁介绍,今年有300多青壮年“回村”发展农业。

收入虽然不多,但对于冯学龙来说却是一个大的变化。“算是浪子回头。”

“政府给了2.4万元,帮我建了120平方米的猪舍。去年11月,我买了50头猪苗,今年4月出栏,但是行情不怎么好,只赚了5000元。”冯学龙说,今年他买了10头母猪饲养,现在存栏有20头肉猪。

“归结起来,就是教育落后。”省扶贫办负责人表示,许多农民不重视教育,导致后代沾染陋习,为此,我省开展了一系列教育扶贫,如“思源学校”、“雨露计划”中专班等。

扶贫先扶志。两年前,定安县在居丁村开展了“思想扶贫”。县、镇、村三级干部,进村与失足青壮年谈心聊天、思想教育,并通过已经“改邪归正”的例子进行榜样教育,逐渐改变了他们的观念,自愿戒毒,过上正常生活。

“年轻人并不想待在村里,跑到城里混日子,种田都靠妇女和老人,生产力低下。”居丁村村民小组长陈宁举例说,养猪业长期停留在每户养两三头的规模,橡胶的产量也仅为农场的一半。

如今,居丁村已经逐渐形成了“猪-沼-菜”的循环农业模式。今年瓜菜和猪肉价格下跌,但是居丁村村民并未亏本,原因就是循环农业模式为农民省去了部分肥料和饲料的费用,节约了生产成本。

记者采访时发现,像居丁村一样,我省不少地区贫困原因,不是自然条件恶劣或天灾人祸,而是思想观念落后,有的是好逸恶劳,有的是温饱即安,有的是没有财富积累观念,有的是“等、靠、要”思想严重。

如今,环村路建起来了,沼气池建起来了,垃圾收集站也建起来了;猪舍牛圈搬到了村外,17户危房也已改造,废弃的小湖变成了亲水休闲园,此外,村民文化室、篮球场、舞台等也在建设当中……

今年39岁的冯学龙,是回到居丁村创业的一位。去年下半年,在政府的扶持下,成为一名养猪专业户。

居丁村并不偏僻,地处东线高速旁,距离县城和镇上的车程均只有十几分钟。土地也不算少,全村212户1220人,耕地面积有3050亩,户均14亩,人均2.5亩。

据悉,今年我省共安排9537万元资金,用于扶持贫困地区发展产业。截至6月25日,已完成计划任务的52%。同时,安排财政贴息资金7000万元,引导发放小额信贷资金10亿元,帮助贫困户解决生产资金不足问题。

去年8月,居丁村被列入“整村推进”示范村建设,定安县整合了扶贫、畜牧、农技、住建、林业等17个部门的政府资源,投入近795万元全面整治居丁村环境。

那么发展什么产业?能发展新的、高效的产业固然好,但是,由于许多贫困地区农民素质不高,接受新技术、新观念比较难。定安县扶贫干部在研究居丁村的产业扶贫时,建议扶持该村做优做强传统产业,通过充分与农民进行商讨,最后确定了发展养猪业和瓜菜业。

留不住年轻人,与农村环境有关。“过去,居丁村没有一条硬化村路,都是些长满荆棘杂草的泥土路,农产品出村靠人挑,下雨则一脚泥泞。猪舍牛圈也都是挨着住宅,村中到处都是牛粪、猪粪,一不小心就要踩中‘地雷’,污水横流、蚊蝇乱飞。”陈宁说,体育场所、休闲场所更是空白,年轻人肯定喜欢往城里跑。

省扶贫办有关负责人表示,今年将帮助全省贫困地区农民,找准适合发展的特色支柱产业,加快形成“一村或数村一品、一乡或数乡一业”的产业格局,同时探索农村专业合作社、专业大户和能人带动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路子。

“现在,居丁村吸毒人员基本上都戒掉了,在政府的帮助下,开始回家务农。”村里71岁的老人莫新祺说,虽然今年瓜菜行情不好,收入不多,但是村子斩断了贫困根子,以后的日子越来越有盼头。

去年8月,定安县扶贫办、畜牧局共投入136万元,共建起猪舍340间6750平方米,带动全村180多户发展养猪产业。同时,县农业局投入80万元建设瓜菜大棚,县农技中心投入7.7万元,建设了22户沼气池。